欢迎来到新葡亰娱乐官网    
  • 收藏本站 焦煤内网 网站地图▼ 企业邮箱▼
唱大戏
发布时间: 2019-11-22 17:19:34     作者:葛东兴      来源:新葡亰娱乐网      点击次数:

故乡一带,过年有唱大戏的习俗。蒲剧。地方戏。应该是小剧种,但很受人喜爱。除了过年,平时大概也有唱过,四月八还是六月六,记不清了。
  这戏在小时候听得多。时不时就听父亲说村里或哪哪今晚唱大戏,要早早吃了晚饭去看。我们也跟着兴奋,饭也吃不到心上。但兴奋不是因为有戏看,贪恋的实在是那一份热闹。
  父亲爱看戏,是因为他会些乐器,二胡、笛子、唢呐,喜好文艺,对戏曲兴趣浓厚。那时的年轻人是不怎么爱戏曲的,最热衷的大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。小孩子更没有耐心听了,一句唱词拖得很长,似乎睡一觉醒来,还是那一句。如果是武戏或丑戏,那兴致就会高一些。
  对戏曲的些许兴趣缘于早年村里的那个戏班。
  班主在哪个剧团待过,人长得很儒雅,又多才多艺,吹拉弹唱样样精通,极有文艺气质。大概是剧团办不下去了,或是告老还乡,闲不住,便自己招生做起了班主。
  学戏的都是十三四到二十岁左右的孩子。一招来就由班主根据每个人的特长或身形派了生旦净末丑的角色。当然也有学艺不精没有进境的,中途转了行当。也有的不适合演,或者因为兴趣,去学了乐器。打板,拉二胡、京胡,吹唢呐,吹长笛。
  最爱看打板的,两根小棍子在手里叭嗒叭嗒敲起来,脆脆的,声音时缓时疾,要紧处看不到那棍子,就是一团白。听说很需要功夫,一般人打不了。打锣的可能最省事,最不需要天赋。一出戏里那锣好像很少响起,就开场结尾时咣咣两下,倒是颇有气势。再一个省事的是敲梆子的,一手一根短木,大概一出戏要从头敲到尾,很是单调。也可能敲梆子的跟打锣的是一个人,只要有些节奏感就可胜任。总之是不大受人关注,类似于跑龙套的。
  受人关注的是拉二胡京胡的,人往那一坐定,架起一只腿来,试试音色,这边弓子一扯完,那边就开始字斟句酌地唱,极有韵味。等那边声音一落,这弓子又咿咿呀呀地扯起来。
  除了这些传统乐器,竟然见到有小提琴,大提琴。以为电视里才看得到的东西竟近在眼前,很让人眼馋,直想上去摸摸那弓弦。小提琴的音色细腻清越很是轻快,大提琴声音沉郁,像几多辗转流离的中年人述说伤痛的往事。
  但乐器不是最吸引人的,最吸引人的是看生员们练基本功。几个人一字排开,压腿,下腰。做完这些就各守一处,走台步,空翻,耍花枪,舞棍棒,练鲤鱼打挺,鹞子翻身,双手倒立,对打。对打最精彩,虽然都是比划,但配上激越的鼓点,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流畅,刀来棍往地叫人看得眼花缭乱。还有耍花枪的,把那枪棒前后左右抡得虎虎生风,整个人都罩在了那光影中,又忽然挑到空中,一个转身,再把那枪棒稳稳地接在手中,直让看的人连声叫好。
  那时,跟班主孩子年龄相仿,有空子就钻过去看。不但能时时地去看,并且可以不被人责骂地把那唱戏的胡须挂嘴上,学着他们的样子自作神气地捋,或者拿出木头做的刀剑铜锤在手里做式挥舞,再不就扣一顶官帽抖帽翅,要么拿一根翎子玩。
  有了这些学戏的孩子,乡村热闹非常。每天丝竹之声不绝,吱吱唔唔的。大清早,村口,村前的小路上有三五成群或独个儿的,咿啊地吊嗓子。有时,他们被带到平整宽阔的麦场里,你跳你的,他翻他的,像少林寺武僧练功一样场面壮观。
  我们只觉好看,但练功是辛苦的。我看到一小女孩,比我大不了几岁。劈一字腿,腿被一只大手重重地压住,脚尖又被另一只手紧紧地绷住。据说是拉筋,想来是极疼痛的,因为那眼睛里早沁出泪花。但没有哭声,老师都很严厉,这让她有些怕吧。有吃不了苦头的,自己先跑了,有的被劝退,不想走的只好跑龙套。说来这台上三分钟,台下十年功,真一点不假。
  唱文戏的也辛苦,一句词,一个调子,一个姿势,被反复地指导,纠正,架子得一直端着,估计练上一段下来,整个人会泥一样地瘫下来。
  大概半年还是一年的时间,剧团整出了剧目,乡村的大戏要上演了。
  村庄不大,唱大戏的消息一传出,只消一袋烟的功夫就从村头传到了村尾。
  戏台在村北,早被收拾一新,两边已贴上红红的对联,前台挂起一排大灯,后台扯上了幕布,中间挂上了红布包裹的扩音器。左边摆上音响,右边放几只木凳,那是供伴奏的人坐的。
  戏台很老,在一座大庙的对面,出来是大队。大庙早不在了,没有神像没有香火,只留几间空房子,陈旧得有了时光的味道。戏台也那般年纪了,老砖砌成的,已被岁月剥蚀得满脸沧桑。没戏的时候台上会拉起放电影的银幕,不然,在平常时候,偌大的台子就空落落地蹲在那里,叫人勾起那些已逝的身形与光影。
  台子外有台阶,上了台阶是一门洞,直通后台。后台是被幕布隔出来的,供演员们更衣化妆画脸谱。开戏前,孩子们都蜂拥到门洞前,争着挤着往里面探看究竟。但通常有把门的人,叫着喊着又做着吓唬人的架势,不让人往那里凑。不想,越这样越叫人好奇,小孩子们越是拼了劲地往上挤。
  台上忙着布置,台下早满当当地放了长的短的高的矮的板凳,有的垒两个砖堆,中间搭一木板,就算占了地盘。为了争地盘,往往台上的戏还没唱开,下面就争闹起来。什么这是我占的,我放了一个板凳呢,那个说我那块砖早放那了,斗半天嘴,落败的只好去别处再寻地方。有的人家竟把大马车摆场子中央,戏开演时主家坐车斗里,下面垫着毯子之类的,想来极舒服。那车辕上也挤挤挨挨的坐满了人。
  地盘由孩子们占,大人们优哉游哉地吃过饭,一抹嘴,慢悠悠地来了。张家的问李家的,今晚唱哪出戏啊,李家的说《三娘教子》,明天还有《苏三起解》。大戏一个晚上应该唱不完大戏一个晚上应该唱不完,有时中午就开唱,要连着几天。中间可能会夹杂些短的剧目,大概是《挂画 》、《拾玉镯 》。对《拾玉镯》有印象,谁家的小姐看上一书生,故意把玉镯放地上,盼他拣来结一段好姻缘。小姐是在绣花还是纺线,女红一点做不到心里。那一段没有台词,全靠演员的神情展现出心里的忐忑悸动。动作还要表现出女子怀春的神思,细腻真实,俏皮生动,得好演员才演得出神韵。《挂画》,需要些功夫,是青衣演的?不大懂。就一把老圈椅,一个角色,要把画挂墙上,但没有画,得靠演员自个儿表现。要挂画,不够高,所以演员要蹬在圈椅的背上,有些惊险。这戏不长,全靠演员的艺高人胆大出彩,既要生动真切叫人看得明白,也得动作利索漂亮扣人心弦,还要表情到位,一般人演不了。
  开演前,台下人声鼎沸,煞是热闹。谁家的孩子跑丢了,找妈妈,当妈的四处找孩子,村东村西的遇上了,好一阵拉呱,年青小伙子瞄上谁家的姑娘在一起肆无忌惮地说笑,女孩子也聚在一起,磕着瓜子,私语着什么。男人们远远地打一声招呼,过去递一个烟卷,问起家里田里的事。东一堆西一堆的,有小孩子飞过来跑过去打闹嬉戏。只有卖零食的支了摊子坐那里不言语,那种时候根本用不着喊叫。等台上的铃声嘀呖呖一响,深色的大幕缓缓拉开,全场的声音一下子低了下去,安静非常。那时候,星星们也悄悄的,眼睛都不敢眨一下。
  戏开演了。
  鼓乐齐鸣,伴奏的各司其职,拉二胡的晃着脑袋,吹笛子的眯起眼睛。武生跃马扬鞭,登上台神气地做一个潇洒的亮相;小旦挪着碎步袅娜地登场;青衣踩着台步船一样地把人的眼光兜住;三花脸一个跟斗翻出来。白脸的,黑脸的,花脸的,粉脸的,一张张在眼前晃动。小小舞台上,三五步走遍天下,六七人百万雄兵,这世间的百态,人生的恩怨情仇全让人看到了眼里。
  女人们看得动情,男人们装一袋烟听得入神。老人们神情自若地嚼着这戏里的人生百味。只是孩子们早已在大人的怀里睡着了。
  睡梦里那戏不知唱了多久,待醒来,人已到了家中。演了什么一概不知道,对于唱词,听不懂也不记得,只一句《苏三起解》里的对白,崇公道说的:公道不公道,只有天知道。除此,记得的就是几个绝活表演了,抖帽翅,舞水袖,耍翎子。这是男女老少都爱看的。每次,这绝活表演总会被人津津乐道好久。
  这戏唱了几年,忽然哪一年再不唱了。连剧团也散了。成名的去了大剧团继续舞台生涯,次之的找几个人搭了小班子在别人家过寿娶媳妇时唱一小段,大多又回到田地里做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,或者在外打工做了泥瓦匠。粉墨人生都离他们远远地去了。
  那个戏台,屋顶漏了,没人修补,又一阵子台边丛生了杂草,也没人去除,后来,那戏台断了顶梁,再后来,连那些老砖也被人拆了去。戏台没了,台下空旷的场子里长满蒿草,风吹来,瑟瑟的,昨日的热闹繁华都被这风吹散了。那离离的荒草间,或许有人会听到哪一句遥远的唱词,咿呀地缠绵不绝。

责任编辑:赵超

版权声明   |   隐私与安全   |   常见问题解答   |   咨询 地址:中国·山西·太原新晋祠路一段1号 ICP备案序号:晋ICP备05008009号-3

澳门新葡亰娱乐官网 版权所有   晋公网安备 1401090200008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