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新葡亰娱乐官网    
  • 收藏本站 焦煤内网 网站地图▼ 企业邮箱▼
母亲
发布时间: 2019-10-16 18:47:22     作者:田波      来源:新葡亰娱乐网      点击次数:

办了退休手续后,恰逢父亲生日,我就开车回县城与父母住了几天。返并前,爸妈还是像往常一样千叮咛万嘱咐,如同对待小孩子一般,只是多加了一些“你和你媳妇也都老了,要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”之类的话语。我启动车后慢慢开出小区,爸妈跟在车后走到小区门口目送我到小巷拐弯处,我驻车扭头看着二老步履蹒跚往回走的背影,不由自主地眼眶湿润了,往事历历在目。
  母亲当年是村里唯一考上县城学校的女性,本应成为新中国的第一代知识女性,却因早婚早育辍学回到农村务农一生。母亲个头不高,年轻时就偏胖,耄耋之年仍然丰腴。
  母亲一生艰苦朴素,一分钱总要掰成两半花,生怕浪费一粒米一滴水。她教大孙子的第一首唐诗就是《悯农》。我们小时候磨麦子前先要把麦子淘洗一遍,有撒到砖缝里的麦粒,母亲就要我们一粒一粒捡出来;我们穿的衣服总是补丁摞补丁,老大穿了老二穿,老二穿了老三穿,直到实在没法再补了,然后拆了纳成鞋底。
  母亲还很会计划。她常说吃不穷、穿不穷、计划不周一世穷。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每年夏天生产队分了小麦,秋天分了玉米、红薯,母亲都要计划好每月的伙食,吃不了的红薯要晒成红薯干储存到第二年春天卖,我们家从来没有断过细粮、饿过肚子。那时父亲的月工资是三十二块八毛钱,日子过得也是非常艰苦,交了灶上的伙食费就再舍不得花一分钱,每月能给家里的钱也就二十多块钱。就在那样艰苦的岁月里,我们家竟然还把独轮车换成胶带平车,还添置了缝纫机、自行车。每年过年的时候还能给我们炸上一大筐麻花、油饼,煮上二斤猪肉,切成片夹在白馍馍里让我们吃得满嘴流油,还要给我们兄妹每人两毛钱压岁钱。
  1969年,村里来了一批知青,年龄比我们大七、八岁,穿着中山装,戴着军帽,挎着的橄榄绿军用书包上还写着毛体“为人民服务”五个字。当时我们穿着古中式粗布对襟袄、打折裤、圆口纳底鞋,腰里系的是一根红布或黑布做的裤腰带,看到知青的衣服我们十分羡慕。心灵手巧的母亲看了看他们的服装样式,回家就用报纸比划着裁剪出样式来,再在煤油灯下给我们一针一线做出制服和军帽。穿上新衣服的我们和小伙伴玩耍时就多出了一份自豪。
  母亲严格要求我们的生活细节。我们走路时要挺胸抬头、两眼平视,脚后跟不能拖地,不能成曲线;要求我们吃饭时要等到长辈坐下我们才能坐,长辈不动筷子我们就不能先动筷子,如有客人在坐,我们不能先离席,夹菜只能夹自己座位正对盘子的那部分,不可以越过去夹别人正对的;要求我们自己整理好自己的衣物和书包……教育我们要尊师爱长,团结同学,不怕苦不怕难,勤奋上进,诚实守信。
  无论家里的活多忙,母亲从来没有让我们上学请过一天假,拾柴、割草、喂猪、养鸡、翻地这些活计总要等到我们做完作业才让我们干,还要检查我们作业写得认真不认真。1977年恢复高考制度后,我们兄妹四人相继都考上大学,参加了工作,也都在自己的工作岗位做出了一些成就。我在36岁时就被国家列为“百千万人才”工程人选,38岁就评为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。
  现在我们兄妹四人虽没有什么大富大贵,但日子也到了全面小康水平。可母亲依然保持着以前过苦日子的习惯。一天晚上,我陪母亲上街散步,母亲看见一个空塑料瓶捡了起来又扔了,又看见一个空塑料瓶,母亲捡起来拿在手里欲扔又舍不得。我说:“妈,捡那个干啥,不嫌脏?”母亲说:“捡回去能卖一毛钱呢。”我说:“我们不在乎那一毛钱,您没钱花吗?我给您。”母亲说:“我不缺钱,吃的穿的用的你们都给我买了,你们给我的钱我都给你们攒着。我觉得捡个废品又不费什么劲,还能净化环境呢。”
  我的母亲文化水平不高,不会讲什么至理名言,更不会讲深奥的道理,但她用自己的言行给我们阐释了人生哲理,那就是:吃苦耐劳、坚忍不拔、朴实无华、宽容厚道的精神,这些精神也将继续影响着我。

  (作者系山西焦炭退休职工)

责任编辑:赵超

版权声明   |   隐私与安全   |   常见问题解答   |   咨询 地址:中国·山西·太原新晋祠路一段1号 ICP备案序号:晋ICP备05008009号-3

澳门新葡亰娱乐官网 版权所有   晋公网安备 14010902000081号